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園地 > 案例報道 >
法庭“搬”到家門口,辦案普法齊上陣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17-11-01 打印 字號: | |
女兒們為贍養老人互相推卸責任,走到暮年古稀的兩位老人萬般無奈,一張訴狀將三個女兒告上法庭??紤]到老人年事已高應訴困難及贍養案件的典型意義,10月30日,海安縣人民法院開發區法庭將庭審“搬”到家門口,在南陽村村委會公開開庭審理了周大爺和葛老太與三個女兒的贍養糾紛一案。南陽村村居干部、民調主任,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了此案庭審。
    原告周大爺和妻子葛老太共生育三個女兒,老兩口含辛茹苦地把孩子們拉扯長大。如今三個女兒都已成家立業,其中二女兒招婿在家,正是承歡膝下、安享清福的年歲。隨著年齡的增長,周大爺夫婦身子早已不似當年硬朗,逐漸喪失了勞動能力的兩位老人生活費、醫藥費沒有著落,三個女兒不僅互相推卸贍養責任,招婿在家的二女兒一家還給兩位老人停電、停水,基本生活都很困難。周大爺老兩口與女兒的糾紛由來已久,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老舅爹、村委會、派出所曾先后出面,多次參與調解,也曾達成一份的贍養協議,但二女兒并沒有履行。
    老兩口的訴求很簡單:一是要求二兒女履行主要贍養義務,包括二老生病住院的醫療費以及百老歸天后的一切事宜、承擔一切費用;二是要求生病住院的護理由三個女兒共同負責,若一方不到,則每天支付140元護理費;三是要求二女兒每月支付二老生活費每人200元。兩位老人表示大女兒和小女兒還是比較孝順的,這次是要明確二女兒承擔主要贍養義務。
    對此,另外兩個女兒也有自己的看法:要讓他們贍養老人,他們做不到。二妹是招婿在家,兩個老人的所有財產都給了她,按照農村的習俗,她理應擔負起贍養老人的義務。他們兩姐妹也會盡到嫁出去的女兒該盡的義務。兩位老人有事喊他們,也都會及時到場。
    “臨時法庭”簡單卻嚴肅,由于兩原告與二女兒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積怨很深,二女兒又沒有到庭,在庭審結束后,審判員宣布休庭,庭后將組織調解。
    “羊羔跪乳、烏鴉反哺。贍養老人,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作為子女應盡的法定義務。贍養義務,對每個子女都是平等的。”庭審后,承辦法官史友軍從法理和情理兩方面出發,對雙方明之以法、曉之以德。同時結合案情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相關條文進行了釋明和講解。
    “法院把法庭搬到家門口特別好,一場庭審聽下來,不僅教育了當事人,也教育了我們。”旁聽的村干部向承辦法官豎起大拇指。雖然社會在不斷進步,人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但現實生活中,子女不盡贍養老人的事情卻時有發生。通過開庭進村居,組織村干部旁聽庭審,采取以案釋法的方式,達到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目的,取得了良好的普法效果。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亚洲AV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