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園地 > 案例報道 >
海安法院巧用調解平息奪子大戰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18-07-27 打印 字號: | |
    裁判權的本質是判斷,不僅判斷是非,也判斷裁判結果的社會效果、價值導向。家事案件往往法、理、情相互糾纏,人民法院對此類糾紛的裁判不能固守法律而脫離情理。相較于非此即彼的判決,調解可以更全面的平衡各方當事人的利益,更有利于定紛止爭。
    烽煙驟起 生母送子又反悔
    2016年8月,周虹誕下一名男嬰,取名周安。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周安的父親另有家庭,拒不承認這個孩子。他向周虹支付了一筆費用,從此與這對母子劃清界限。周虹自己沒有固定住所,每月收入不足三千元。今后要照顧孩子,可能連這微薄的收入都難以保證,自己拿什么養大兒子?等兒子上大學時自己快60歲了,還有沒有能力供養兒子讀書?沒有完整的家庭,兒子懂事后又該如何面對他人異樣的目光?周虹思來想去,決定將周安送給一戶好人家抱養。
    經過了解,周虹得知金曉、康橋夫婦膝下無子,有意抱養,且該二人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家庭關系和睦,鄰里口碑甚好,遂將出生僅十幾日的周安抱給了金曉和康橋。周安抱回家后,一家人將小家伙捧在手上,疼在心里;周安因黃疸嚴重引發高燒,全家人24小時輪流守護;周安病愈,全家人笑逐顏開。時間不長,周安便已深深融入這個家庭。
    不久,周虹因身體不適接受手術導致生育幾率降低,其認為自己今后難以再育,跟前夫所生女兒也不愿承認自己這個媽媽,遂愈加想念兒子周安,故跟金曉、康橋夫婦商量要回周安,自己愿意返還之前收取的五萬元,并補償這段時間金曉一家人為周安的付出。此時金曉一家人已經與周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如何能夠答應?雙方多次協商不成,期間一度引發糾紛需公安機關介入處理。迫不得已,周虹起訴至海安市人民法院,要求確認金曉、康橋夫婦對周安的收養行為無效,并將周安交還給自己撫養。
    難以抉擇 法、理、情相互糾纏
    案件受理后,承辦人少年法庭庭長呂群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本案事實清楚、法律關系簡單,但法、理、情相互糾纏,讓人難以決斷。
    于法,金曉、康橋夫婦的收養行為無效,周安仍應由周虹撫養。第一,根據收養法第十條,生父母送養子女,須雙方共同送養,一方不明或者查找不到的方可單方送養。周虹明知周安的親生父親是誰,也能夠找得到,故其應與周安的生父共同送養。第二,根據收養法第五條,生父母因患有重大疾病、重度殘疾、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等特殊困難確實無力撫養子女才可以作為送養人。周虹的狀況尚未達到上述“特殊困難”的程度,不符合送養條件。第三,根據收養法第六條,收養人應當年滿三十周歲,而金曉在抱養周安時未滿三十周歲。第四,根據收養法第十五條,收養關系自向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之日起成立。金曉、康橋抱養周安后并未按規定進行登記,故而收養關系自始未成立。
    于理,周安由金曉、康橋夫婦撫養更為適宜。一方面,金曉、康橋夫婦的經濟條件及家庭氛圍更好,更有利于周安的成長。該二人也承諾,周安若由他們撫養,周虹可以隨時來探視,并將真實身份告訴周安,所以周安并不會缺少生母的愛。從周虹當初送養周安的原因就可以看出,周虹的撫養條件有所欠缺??梢灶A見,周安在這兩個家庭中成長將面對截然不同的人生。另一方面,周虹的行為不是個例,機械的適用法律可能會擾亂現有秩序。私下抱養大量存在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其中一部分沒有辦理任何手續,另一部分通過捏造棄嬰的事實辦理了登記。對于前者,收養關系尚未成立;對于后者,不符合條件的收養登記應被撤銷,收養關系自始不成立。一旦生父母想要回孩子,依法應得到支持,屆時養父母和孩子穩定的生活環境瞬間崩塌,心理也將遭受極大的創傷。而且周虹的行為在本質上屬于失信,司法裁判不應助長失信之風。
    于情,雙方旗鼓相當,難分高下。周虹作為周安的親生母親,撫養周安不僅是她的權利和義務,更是她的情感寄托。周虹明知按照自己的現狀,若要撫育周安成人,將面對何等的艱辛,但仍堅持要回周安,甚至在經濟狀況不容樂觀的情況下,自愿支付十五萬元作為對金曉、康橋夫婦的補償。金曉和康橋毫不為這十五萬元所動,即便面對周虹無盡的騷擾,也知曉按照法律規定其收養行為將被認定為無效,仍然全心全意照顧周安,甚至已經做好了對抗法院強制執行的準備。他們撫養周安不過20個月,因為舍不得周安跟著周虹去受苦,寧愿放棄賠償,甚至不惜對抗法律,足以說明他們對周安的愛。
    共同撫養 化干戈為玉帛
    “兒童最大利益”是少年司法的基本原則,客觀來說,金曉、康橋夫婦的撫育條件更為優裕,但如此判決有違現行法律規定;若嚴格的適用法律,周安未來的成長環境又著實讓人擔憂;而且不論支持哪一方,另一方都將面臨情感的重創。
    思來想去,承辦人呂群認為由雙方共同撫養周安應當是一個三全齊美的好辦法。雖然雙方目前因矛盾激化互不相讓,但是他們有個共同點——都非常關愛周安,若以此為切入點,調解工作或許可成。經過呂群的多次努力,雙方最終同意為了孩子,握手言和,達成協議:周安由周虹與金曉、康橋夫婦共同撫養;上學期間跟隨金曉、康橋一起生活,周虹享有探視權,寒暑假期間,周虹可將其帶回家共同居住生活;周安的戶口落在周虹處,其至獨立生活時止的所有撫養費用均由金曉、康橋夫婦承擔。如此,周安既享受到雙方父母的愛,而且生活也有了保障;原、被告雙方的情感需求均得到了滿足,以后不再是見面就互掐的仇人,而是因周安聯系在一起的“一家人”,往日糾紛從此煙消云散。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亚洲AV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