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園地 > 案例評析 >
為雙薪三次“打官司”???被用人單位抗辯“故意設套”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16-04-27 打印 字號: | |
    因榮發公司未與其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杭某訴至法院,要求榮發公司向其支付雙倍工資。榮發公司稱,杭某曾兩次通過仲裁的方式向其他用工單位主張雙倍工資,故其系“故意設套”謀取不當利益,請求駁回杭某的訴訟請求。2016年4月25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勞動合同糾紛作出了維持一審的終審判決,判決被告榮發公司向杭某支付雙倍工資8640元。
    杭某系江蘇海安人。2014年2月至2015年2月期間,杭某先后到亞威公司和德藍公司工作。兩公司均未與杭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2015年2月22日,杭某離開德藍公司,開始到榮發公司工作。榮發公司亦未與杭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2015年6月22日,因榮發公司拖欠工資,杭某自行離開榮發公司。
2015年6月和9月,杭某先后先后以原用人單位(亞威公司和德藍公司)未與其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為由,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兩公司支付其雙倍工資。仲裁機構均支持其請求。
    2015年9月,榮發公司向杭某支付工資11520元(月薪2880元)。次月,杭某以榮發公司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為由,再次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榮發公司支付雙倍工資8640元。因仲裁機構駁回其仲裁申請,杭某遂將榮發公司告上法庭。
    庭審中,被告榮發公司辯稱:杭某在榮發公司工作期間,公司已經口頭通知其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因杭某原因未簽約。2014年2月至2015年6月期間,杭某先后到三個單位上班,且均只工作了半年左右。2015年6月起,杭某先后通過仲裁的方式,向亞威公司和德藍公司索要了兩倍工資。由此可知,杭某事先就已了解相關法律規定,其行為系蓄意利用法律,故意設套以獲取不正當利益。請求駁回杭某的訴訟請求。
    海安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雖然原告杭某先后多次用人單位未與其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為由,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不同用人單位支付雙倍工資。但是,杭某提出上述請求系其對自身權利的行使,與案涉糾紛沒有關聯性,不能以此推斷杭某存在主觀惡意。退而言之,即使杭某故意拒絕與榮發公司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榮發公司亦應當采用諸如書面催告、及時合法解除合同等合法的方式保護其自身利益。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的相關規定,判決支持杭某的訴訟請求。
    被告榮發公司不服,提起上訴。南通中院審理后,終審判決維持原判。
    用人單位應證明其已盡到誠信磋商義務
    連線法官:《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根據該規定,勞動者已經實際為用人單位工作,用人單位超過一個月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
    本案中,榮發公司自2015年2月22日杭某開始上班超過一個月,未與杭某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依法應當自2015年3月21日起向杭某支付雙倍工資。
    根據海安縣法院民一庭庭長盧義林介紹,如果用人單位已盡到誠信磋商義務,因不可抗力或者勞動者拒絕簽訂等用人單位以外的原因,造成書面勞動合同未簽訂的,不屬于法律規定的“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情況,用人單位無須支付兩倍工資。需要說明的,原告杭某先后三次申請仲裁、提起訴訟要求不同的用人單位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的工資,系其權利的行使,不存在謀取不當利益的問題,為此,榮發公司仍應舉證證明其已盡到誠信磋商義務,否則應當支付雙倍工資。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亚洲AV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