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園地 > 案例評析 >
丈夫以投資家庭辦廠名義借錢放貸欠九百萬,配偶是否需要償還?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18-08-03 打印 字號: | |
    法官:此債務性質屬于夫妻共同債務,配偶應當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裁判要旨】
    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以一方名義所借債務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以共同生產經營需要為名義發生的借款行為表明夫妻雙方具有共同經營的合意,屬于雙方的共同意思表示,債權人因此有理由相信借款行為由夫妻雙方共同決定和實行,夫妻二人參與程度、形態的不同,不影響合意性質的認定。
    法律強調權利義務的衡平性,一方投資的收益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投資產生的債務也應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陔p方共同意思發生的借款款項即便被用于單方出借,也不能改變借款屬于夫妻共同債務這一原始性質的認定。故案涉借款屬于被告夫婦在婚姻存續期間的共同債務,被告史某有共同償還借款的義務。
【案情回放】
    吳某、史某是夫妻關系,史某系一家企業的股東。錢某與吳某、史某系朋友關系,吳某在過去十年間以投資家庭辦廠資金周轉的名義,向錢某借款共計九百萬元,并在借條上載明了本金、利息和借款事由。立字據后,錢某即履行了交付錢款義務,吳某對此予以確認。后吳某所欠九百萬元無法償還。錢某狀告吳某、史某,要求返還借款及約定利息。
    庭審中,原告錢某陳述,其曾在史某的帶領下參觀對方公司,參觀結束后還一同吃飯。前后長達十年間發生的高達九百萬元的借貸關系中,有不少往來是使用的吳某提供的史某的銀行卡。僅2016年一年,使用史某銀行卡的款項達到六百萬元。
    被告吳某抗辯,其向錢某借款九百萬元未用于家庭辦廠生產經營,而是用于其向其他企業、個人放貸,出借款項因他的債務人停產等原因,現已無法收回,此借款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被告史某辯稱,她僅是該企業的掛名股東,案涉借款是吳某一人經手的,借條上沒有她的簽字,也沒有用于家庭生活,其不需要承擔還款責任。
【判決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案涉借款符合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情形,被告史某應依法承擔共同還款責任。被告吳某、史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10日內共同歸還原告錢某借款900萬元,并償付利息。法院支持原告錢某的訴求。
【辨法析理】
    本案的主要爭議在于案涉借款是否屬于吳某、史某夫婦的夫妻共同債務,這也是債權人向債務人主張權利的權利基礎。最高人民法院頒布了《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其第三條規定:“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從上述新規定可以看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以一方名義所借債務視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有四種情形:1.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2.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但用于夫妻共同生活。3.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但用于夫妻共同生產經營。4.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但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上述四種情形,只要具備一種,即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本院之所以判決被告史某對借款承擔共同償還義務,理由如下:
    1、案涉借款行為是基于被告吳某、史某雙方共同意思表示而進行的。
    史某所在企業設立時,其認購股份為100萬元,盡管被告史某辯稱其僅僅是掛名股東,但其未能提供充分證據予以佐證。庭審中,被告史某對錢某在其帶領下參觀公司、事后共同用餐這一節情況予以認可,但其表示,是受吳某委托帶領參觀,具體看什么、怎么談自己不清楚,自己的丈夫讓自己帶朋友參觀自己投資的公司,于公于私按理都會詢問事由,史某這一陳述不合常理,法庭不予采納。再結合借條上載明的借款事由,以及大部分款項往來使用的被告史某的銀行卡、且無證據表明史某提出過異議,原告錢某有理由相信,被告吳某、史某是因共同投資企業經營而發生的借錢周轉。
    2、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產生的借貸行為,使用從中獲得的借款向他人放貸,亦屬于夫妻雙方的共同投資行為,無論盈虧均應當由被告夫婦擔負。
    《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生產、經營的收益歸夫妻共同所有,根據權利、義務、責任相統一原則,因投資、經營產生的債務由夫妻共同承擔自是應有之義。即使案涉款項如被告吳某所述大部分被其出借給他人、未用于生產經營,其作出該行為的出發點就是為了盈利,被告吳某因向原告錢某借款后向他人放貸所可能獲得的收益,屬于婚姻法中規定的生產、經營性收益,依法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故因此而產生的被告吳某應返還原告錢某的借款本息的義務,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亚洲AV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