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記 >
長城
作者:    發布時間:2015-09-26 打印 字號: | |
某日,發呆,翻翻詞典,看到“長城”這個詞。在漢語中,長城就是“長長的城墻”之意,英文則翻譯做“Great Wall”。我們的先人在為其命名時,并無任何感情色彩,甚至贊揚,乃至于稱其為偉大的意味。從不知崇洋為何物的時代流傳下來的民間故事中,長城是和孟姜女聯系在一起的,它只是秦皇帝暴虐的表現;古代的詩詞,僅將長城作為邊關戰事的地點;歷史文獻的記載,也只把它當做防御工事:我們的祖先,從未視長城如今人所說的偉大。而今人一提起長城,必贊其偉大,理由是,外國人把它稱為“偉大的城墻”,據說,外國宇航員到了太空,登上月球,看得見的地球上唯一的人工標志,就是如細蛇般蜿蜒的長城。
    何以我們原來看了千百年,挺普通的東西,到了現代被外國人一提及,說幾聲“very good”就變得寶貴甚至偉大了?不僅是長城,還有其他的本來我們自己都已經淡忘甚至于要遺棄了,恰巧幾個外國人來旅游,順路看見以前從沒見過的東西,覺得希奇,多看了幾眼,出于禮貌贊了幾句。國人就覺得了不得了,外國人都說這東西好,這肯定是寶貝。于是就在報紙上吹噓,圈地建旅游景點,包裝一番,積極籌措著申遺了。還有的歷史人物,本來已有公論,忽而外國人發表了不同的見解,國人都紛紛擾擾起來,擺出學者樣子,重新審視了。歷史本無定論,誰都可以發表新解,前提是要有細致、可靠的研究。只單憑了外國人的見解才“醒悟”了,終使人疑惑國人原無主見,或是以前的結論竟是無稽之談,要不何以外國人幾句話就扭轉了乾坤呢?
    外國人對中國的贊譽,大多總不免流于器物,而非文明精髓。在外國人,也許是對中國的了解太膚淺。中國的文明精髓,我們國人自己也忘掉、丟掉得差不多了,又何必苛求于外國人。而對外國人的贊也不必太滋滋然,如聞天籟,樂得覺也睡不安穩。外國人從小養成的禮貌習慣,是樂于鼓勵,多說好話的,比不得他們在臺上的政客,更不及近代以來,一掃謙謙君子之風而“疾惡如仇”的國人。
    在中國人,骨子里透出的是不自信、自卑。近現代以來被外國欺侮得怕了,身體受了傷不說,連精神氣都丟了。一涉及外國人,啊呀,他可是八國聯軍的后代,曾經打到金鑾殿,把咱皇帝都嚇跑了呀!正經事還沒提,就蒙上了一層歷史陰影,先自矮了半截。就好比兩人湊一塊兒談事情,甲一見到乙就心里哆嗦,呀,不得了,當年他爺爺把我爺爺打得那叫個狠哪,我可得陪著小心,陪著笑臉,讓他別再揍我才行。甲何以不會想,乙的爺爺真不是個東西,當年把我爺爺打得那叫個狠,對這小子,我得精神著點,再不能讓他占了便宜。
國人迷信外國人還有個原因,現在的國人不信資本主義也不信馬列主義,只信金錢,誰有錢就信誰,誰有錢,誰的話就是真理。長城也好,申遺也好,列祖列宗也好,只要能賺錢就是偉大的,最好能賺點美圓。
    所以,對于真的尊重長城這些祖先遺產的人來說,不必太在乎外國人怎么說。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再躺在祖先遺產上數鈔票,而要想著該給子孫后代留點有意義有價值的遺產了。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亚洲AV线